网站首页 汽车 财经 文化 社会 国际 时事 军事 旅游 体育 娱乐 健康养生 综合 科技 教育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军事 > 内容

解放初的英语课学这些!回顾70年英语教材变化,满满都是回忆

秦河新闻 - 来源: 互联网  2019-10-31 11:47:40

本文来自:《中国日报》作者:CD·jun

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英语教科书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自从7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的英语教育经历了曲折的变化。在其变化过程中,教材作为英语教学的主要媒介,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

1949-1976年

对于中国的老一辈人来说,他们熟悉的主要外语通常不是英语,而是俄语。

在许多老中国人的印象中,他们的第一外语不是英语,而是俄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中国向前苏联学习,发展了自己的教育体系。一些中学仍然教英语,但俄语是首选语言。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借鉴前苏联的教育经验,发展了新中国的教育事业。普通高中继续教授英语,但俄语占主导地位。

当时,大多数中学积极推广俄语,只有在没有资源教授俄语的情况下,一些学校才临时教授英语。

根据当时的教育计划,中学积极推广俄语教育,英语只是暂时不用俄语教授。

1956年,周恩来总理指出:“外语教学必须扩大,重要外文书籍的翻译必须扩大。”

同年7月,教育部决定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初中和高中英语教科书,其中一些是前苏联的中学英语教科书。其中,谴责资本主义种族歧视和拜金主义价值观的文章是一个主要的政治主题。

▲前苏联教科书,1953年

例如,第一册,第三十九课,两个美国男孩,两个美国男孩,第四十六课,黑人吉米,黑人吉米;第二册第三十五课莉齐(描述一个在英国棉纺厂工作的小女孩的悲惨生活)。

吉米和比利是两个美国男孩。吉米是一个黑人男孩,比利是一个白人男孩。

吉米和比利的父亲是工人。他们很穷。

吉米和比利是朋友,但是他们不一起上学。他们不一起去看电影或公园。

——两个美国男孩

▲1960年人民教育版

1961年,教育部发布了《全日制中学英语教学计划》(Draft),主张教科书应包含英语国家的习俗,包括更多的寓言、短篇故事、神话和原著摘录。

在上级的指导下,英语教育专家选择英语教材。在此期间,许国璋编辑的英语是最有影响力的精读材料。教材主题和体裁多样,非常重视基本技能的练习。

—你每天都做作业吗?

—是的,我们知道。

——你星期一做什么?

—我们读了课文。

——你星期二做什么?

—我们从文本中复制句子。

——你星期三做什么?

—我们做拼写练习。

——你周四做什么?

—我们复习英语语法。

——你星期五做什么?

—我们做语法练习。

——你周六做什么?

—我们复习了整课。

-选自许国璋的英语

当然,教科书也有特殊的时代标记。退休的超级英语老师温洪兵回忆道:“我记得高中的英语课包括半夜鸡叫和周剥皮的故事。”。

1964年颁布的《外语教育七年计划纲要》首次明确界定了英语在学校教育中的“第一外语”地位。

英语教学开始步入正轨。不久,具有时代特征的政治英语和红色语录被印在教科书上,成为学生的第一种外语阅读材料。

翻开课本,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一些学校教科书的第一课是马克思如何学习外语。

简而言之,在这一时期,英语教科书主要反映了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资本主义的阴暗面,也有一些具有启蒙功能的寓言和童话,基本上不涉及西方社会的积极面。

1977-2000年

1977年,当高考恢复时,英语成绩占总成绩的10%。

1980年,这一比例上升到30 %,然后在1982年上升到50%。1983年,学生英语成绩的100%计入了全国考试的总分。

1977年,高考恢复,英语成绩的比例从10%逐年上升。1983年,英语被正式列入高考的主要科目。

▲方毕慧在北京京山学校任教(1978年)。

与此同时,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开始与外界发展更密切的关系。

与此同时,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外汇大门打开了。

英语教科书改变了他们的模式,变得多样化。

英语教材改变了以往的局限,呈现出多样化的状态。

▲ 1978年PEP小学英语教材

1988年7月,人民教育出版社决定与英国朗曼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联合编写九年制义务教育初中英语教材,这是我国初中英语教材编写的一个突破。

这套教材不仅体现了现代语言教学质量理论的新成果,而且继承了我国有效的教学经验,充分体现了我国英语教材编写理念的转变。

《中国初级英语》是中英联合编写的教材,经中小学教材审批委员会审批后,于1993年在全国(上海除外)投入使用。

1988年《义务教育初中英语教学大纲》颁布后,上海、广东、四川、江苏和北京除了统一出版英语教材外,都编写了不同风格的初中英语教材。一些外语学校也引进了各种外国教科书。

在当时有一定影响力的英语原版教材为:英国语言教育家亚历山大(alexander a. g.)编著的《视、听、说》(look, listen

 


分享至: